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网 > 关注 > “风流导演”王全安,为何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风流导演”王全安,为何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时间:2021-09-24 18:15:11 来源:互联网

“找麦田。”

执导《白鹿原》期间,这是王全安的头等大事。

倒退31年,十五六岁的王全安,还不知道自己的理想“麦田”在哪里。

1965年,王全安出生在陕北。

小时候,他喜欢画延河和宝塔山。

绘画,曾是王全安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梦想。

一辈子拿着画笔。

可惜在12岁那年,他的画笔被父母拿去了。

家里人希望他学习舞蹈,而且把他送入了歌舞团。

十几岁的王全安,便跟着歌舞团,开始了到处游离的经历。

理想的转变在他身上,体现的是那么随意。

15岁那年,因为国家展开了对外的文化交流活动,

他有幸跟着歌舞团走出国门,去了很多地方,眼界得以大大的开拓。

18岁,他来到了欧洲。

一个法国姑娘跟他谈论电影,两个人说得眉飞色舞。

那位姑娘把他带到了电影《老枪》的发生地。

这是王全安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那一刻,王全安的灵魂仿佛得到升华。

打定主意,回国考电影学院,拍中国人自己的故事。

当然,多年以后王全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彼时真实的想法是,拍电影可以获得异性的崇拜。

这份简单的“泡妞”愿望,意外开启了王全安自己的电影生涯。

1987年,22岁的王全安是张嘉译、张子健等人成了同班同学。

同学孔琳,是他青涩的学生时期,泡的第一个妞。

校园恋没有结尾,何况他很快便又恋上了蒋雯丽。

那是1989年,两个人共同出演了电影《离离原上草》。

影片最后未能上映,不过王全安和蒋雯丽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毕业之后的王全安,成为了西安电影制片厂的一名导演。

他和蒋雯丽的恋情,也走到了无疾而终的地步。

34岁那年,王全安开始了自己的导演生涯。

筹拍电影《月蚀》,他回到母校北影选角。

那天刚到学校,便看到一个女学生,正在跟自己的班主任老师争辩。

班主任谢园,曾经和王全安是同班。

看到这个女生,心中要找的人,立刻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就是她。

余男,这个来自东北的女生,第一次走进了王全安的电影中。

同时,也成了王全安的女友。

《月蚀》,既是王全安导演的处女作品,也是余男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该片获得了莫斯科电影节国际评委大奖。

余男也获得了多维尔亚洲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人们不敢想象,起先学画,之后学习舞蹈,最后成为导演,三者之间有何种联系。

《月蚀》之后,王全安开始筹拍《惊蛰》。

余男自然而然是女一号,在剧中扮演对未来抱有强烈幻想的关二妹。

影片上映获奖,余男也一举拿下了金鸡奖、巴黎国际电影节和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等奖项。

此时的王全安,和余男处于热恋时期。

金鸡奖获得过程还曾出现波折,使得王全安当年缺席了颁奖晚会。

两部电影拍下来后,外界深深记住了王全安电影的风格。

鲜明的地域色彩,以及反映最底层的劳苦大众,作品带有浓郁的质朴感。

这期间,王全安已经在筹拍《白鹿原》。

只是,中间波折丛生。

2007年,王全安短暂宣布放弃《白鹿原》的执导权。

随后,余男也宣布退出《白鹿原》剧组。

而另一部电影《图雅的婚事》,则让王全安在当年拿到了柏林的金熊。

余男也凭借图雅这个角色,获得最佳女主和最佳演员等诸多奖项。

不过,就在外界最终会认为两个人能走到一起时,

长达10年的合作以及恋情,却就此划上了句号。

那枚戴在余男手上的钻戒,最终还是成了无主的游魂。

电影《纺织姑娘》,也成了两个人最后合作的一部电影。

10年,王全安执导了4部影片,他在国际上崭露头角。

2010年,带着自己的《团圆》,王全安再次征战柏林电影节。

只不过影片中再没有余男的身影。

这部影片,王安全拿到了最佳编剧银熊奖,以及国内的奖项。

彼时的王全安,将柏林称为家的感觉。

将近10年的时间,他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德国过年的。

毕竟,和电影节正好有一个时间上的重叠。

当德国的媒体问及他是否担心电影上映后的票房,

王全安认为,自己拍摄电影的初衷,并不是奔着更多票房去的。

有了这个基本的方向,电影前期制作和拍摄的时候,成本便会得以掌控。

这样,从成本到发行,再到国内和国际市场的认可,就能达到一定的平衡,

从而不用担心电影赔本的问题。

2010年,王全安又开始忙着找麦田了。

执导《白鹿原》的担子再次落到他的肩头。

这部影片在拍摄的过程中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巨大的关注度,

皆因原著《白鹿原》在国内的巨大成功。

王全安正式确定执导《白鹿原》之前,

张艺谋和陈凯歌等大导演,也都曾有过想法。

但在真正进入执行层面的时候,他们都选择了放弃。

张艺谋曾经表示,执导《白鹿原》,可以改变导演的一生。

王全安说,最初没有想过这件事会找上自己。

当他走在白鹿原上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窒息。

小说的详实和可靠,让人充满敬畏。

而当真正开始筹拍时,最难的事情是找麦田。

麦子是白鹿原的载体和灵魂,没有麦田是万万不行的。

不过筹拍电影之际,陕西是六月份的天气,电影则需要展示十月份的物候。

季节上有冲突,众人一筹莫展。

“没有麦子不行。”王全安最终给拍摄划上了一道底线。

于是,整个剧组开始找麦田。

先是从陕西往东走到山西,不合适。

而后又折转向北,向东北方向寻找。

兜兜转转,剧组最后竟然走到了几千里之外的海拉尔。

呈现在王全安面前的是,是一望无垠的麦田。

“一到那儿,我就踏实了。”

有了外景,有了麦子,就有了《白鹿原》的根基。

接下来,拍摄的角度和叙事的主体放在谁的身上,就又成了一件让人头疼不已的事情。

一番抉择后,影片将原著中最富争议的女人田小娥,作为叙事的主视角。

在小说创作中,作家陈忠实曾经谈及过对田小娥的创作初衷。

他是抱着不回避、撕开写、不做诱饵的态度来描写这个人物的。

陈忠实曾经表示,年轻的时候在创作上曾经十分回避男女问题。

不过在写《白鹿原》的时候,他决定不再回避情爱的描写。

坦诚地面对封建文化中最糟粕的部分。

不过在具体到男女的情爱上,

所有的描写只为推动人物关系服务,而不会当成吸引读者的诱饵。

而当变成电影叙事的时候,王全安很清楚不能撕开来描写。

可如果恰到好处地表达原著的主旨,对王全安而言,就成了最大的考验。

于是,最终变成电影镜头时,就成了田小娥和几个男人的感情纠葛。

而且,田小娥这个角色,在原著中出现的片段也相对集中,符合戏剧冲突的原理。

如果换成另一位女子白灵,由于时间跨度太长,戏剧冲突性下降。

所以一番抉择后,田小娥在剧中就成了主视角。

外界当时的评价时,王全安这是剑走偏锋,有十分讨巧的意味。

在选角上,除了张丰毅、吴刚等一众大腕儿男主角外,

女主角的田小娥,王全安最终定了80后的张雨绮。

当年因为选择饰演田小娥,也让张雨绮背负了太多的争议。

在经历了选景、确立主体以及其他等一系列波折之后,

电影《白鹿原》最终拍摄完成,原版的电影很长,有220分钟。

因为要送审,彼时的王全安整夜整夜失眠。

此后经过删减,再经过上映时的延期,这部争议极大的电影才最终呈现在了观众面前。

有些圈内的朋友,曾经看过未删减的原版。

所以有的人认为,经过删减之后,完全割裂成为了两个作品。

当然,这或许也是王全安的本意。

毕竟220分钟,对观众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而片方也要从票房的角度考虑问题。

上映之后,很多人将王全安的这部作品,称为有情调的电影。

就像王全安的性格,不那么张扬和激烈,没有充满刺激的紧张感。

而电影还未上映之前,王全安就跟扮演田小娥的张雨绮结婚了。

2011年4月15日,张雨绮承认订婚,而且还晒出了自己的钻戒。

钻戒重8.688克,据说正好是她自己的生日。

仅仅3天后,王全安和张雨绮便在西安领证结婚。

王全安是60后,张雨绮是80后,两个人年龄相差二十多岁。

有网友调侃,不到半年的时间,张雨绮就把老男人王全安搞定了。

不久前,张雨绮的前男友汪小菲就和大S结婚,

外界纷纷猜测,张雨绮之所以如此之快地和王全安在一起,似乎是在跟前男友较劲。

无论如何,因为彼时《白鹿原》还在拍摄过程中,

所以两个人的这段感情,就更成了街头巷议的热点。

凭借《白鹿原》,张雨绮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女主的提名。

就在外界纷纷期待,夫妻俩的下一部合作影片时,

不安分的老王,却因为找“大宝剑”而被抓了。

那是2014年9月10日,玩到正嗨的老王,被北京警方堵在了东城区的工作室。

48岁的老王,事后付了800块。

进一步查证后警方发现,算上被警方逮住这次,老王已经连续三天找“大宝剑”了。

根据警方随后的通报,老王在9月9日那天,还找了两个女性。

警方顺藤摸瓜,把介绍人刘某以及其他失足女性都统统拘留。

而王全安彼时也被行政拘留。

2014年9月15日,警方对外界进行了通报。

随后在当天晚上,张雨绮回应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不过表示会和丈夫共同承担。

人们原以为王全安被拘留几天,很快便会释放。

但因为王全安在9月9日进行的“三人组”行为,触犯了刑法,

所以,王全安之后失去自由长达半年多。

然而就在王全安“享受”牢狱生涯之际,

妻子张雨绮却被爆料在东北吉林幽会神秘男人。

那是2015年的3月份,有人拍到张雨绮和神秘男人在吉林开房并一同滑雪。

在出游的过程中,男子一直全程护着张雨绮。

事件曝光后,记者联系张雨绮身边的工作人员,对方没有做任何回应。

张雨绮自己也同样没有回应传闻。

3个月后,王全安出狱。

紧盯着的媒体发现,张雨绮没有和丈夫住一起,而王全安也没有去找妻子。

剃了胡须的王全安,出狱之后先去见了朋友,

此后才被媒体拍到出现在张雨绮新买的别墅中。

接连两天,王全安被媒体抓拍到去见张雨绮。

22天之后,张雨绮公开宣布和王全安离婚。

而王全安在2014年出事之后,

作为西安电影厂的职工,单位第一时间对他做了处分。

那时的王全安,正在筹拍另一部电影《外滩》,也叫《杜月笙》。

据当时王全安身边的朋友表示,拍摄这样一部以民国上海为背景的电影,

是王全安想改变自己过去的风格。

而且,这部电影他已经酝酿了好几年。

2014年年初的时候,他就在上海见到了从秘鲁专程回国的杜美如。

她是杜月笙的女儿,据说回到上海后,和王全安密谈了10天。

王全安那个时候也表示,他已经筹集到了三亿多的资金。

彼时,他还希望妻子张雨绮能在新剧中出演角色。

不过,随着他被拘留,电影拍摄计划不但搁浅,

他和妻子的婚姻也就此烟消云散。

还在2014年的9月29日,王全安就被列入了广电总局的“封杀劣迹艺人”黑名单中。

所以转年出狱后,除了签署离婚协议书,

在工作上的任何新的合约或者协议,都统统与王全安绝缘了。

2017年,王全安担任柏林电影节的评委。

两年之后,王全安执导蒙古的一部影片《恐龙蛋》。

而在国内,他彻底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分享到: